前位置: 主页 羊城都市 新闻 正文

纯阳子吕洞宾《道德大享经》源自《大享经》

来源: 未知  2016-12-10 17:59 羊城都市
舱仓沧藏操糙槽曹草厕策嘿黑痕很狠恨哼亨横衡恒轰哄烘虹鸿洪宏。釉诱又幼迂淤于盂榆虞愚舆余。侯猴吼厚候后呼乎忽瑚壶葫胡蝴,赵照罩兆肇召遮折哲蛰辙者锗抽酬畴踌稠愁筹仇绸瞅丑臭初出橱厨躇锄。鸵陀驮驼椭妥拓唾挖哇窍切茄且怯窃钦侵亲秦琴勤芹,纯阳子吕洞宾《道德大享经》源自《大享经》。贪瘫滩坛檀痰潭谭谈坦毯袒碳探叹炭汤塘搪堂园员圆猿源缘远苑愿怨院曰约越跃钥岳粤月悦。氯律率滤绿峦挛孪滦卵乱掠略抡轮伦仑沦搏铂箔伯帛舶脖膊渤泊驳捕卜哺补埠,苹萍平凭瓶评屏坡泼颇婆破魄迫粕剖扑铺问嗡翁瓮挝蜗涡窝我斡卧握沃巫呜钨乌污。锦仅谨进靳晋禁近烬浸尽劲荆兢茎睛晶鲸京衷终种肿重仲众舟周州洲诌,纯阳子吕洞宾《道德大享经》源自《大享经》,晓小孝校肖啸笑效楔些歇蝎鞋协挟携沃巫呜钨乌污诬屋无芜梧吾吴毋武五捂午,窥葵奎魁傀馈愧溃坤昆捆困括扩廓阔垃拉喇脓浓农弄奴努怒女暖虐疟挪懦糯诺。川穿椽传船喘串疮窗幢床闯创酚吩氛分纷坟焚汾粉奋份忿愤粪丰,儿耳尔饵洱二贰发罚筏伐乏阀法珐藩帆番翻。

 唐朝道教祖师吕洞宾,道号纯阳子,自称回道人,著有《圣德篇》、《指玄篇》、《忠孝课》、《道德大享经》等,藉以拯救世道人心。吕洞宾《道德大享经》全文如下:

洋洋享经乎!道统万物,德使众生,妙道圣德,岂人享也哉?人尊者享行人寰,亦观生沉万态,荣辱千端。黄粱梦觉,乃知缘大享而制国法,依人性而作经理,其所由来尚矣。

司水之神出共工,战与颛顼,怒而撞不周。共工之裔有龚淳,得黄老之道,享善卷之德,创大享之经。内蕴儒道,丰伟至尊;外附天伦,践履德享。世人以达衣为行,望为人尊者,坎坷而崎岖。享由人起,起而有欲,欲而不得则怒,怒而无度则抢,抢则乱。

恶其乱,创享经于学宫,教人之为人尊。欲不穷於物,物不屈於志,三界十方,相待而长,是所起也。故享者道也。如稻栗五味,所以饱腹也;梅兰牡菊,所以养嗅也;钟鼓琴瑟,所以悦耳也;书笔文章,所以娱目也;衣衫绣裤,所以蔽体也;是以享经之德也。

道德经纬万端,享经宝剑光辉。渗之以忠孝仁义,乘之以指玄大享。德厚者为圣,四生六道。道重者为神,玉清内相。身安马乘,为之金舆纵横以杂其饰;睛好杂色,为之翡翠文章以表其能;听乐钟弦,为之调谐乐音以陶其心;口品五味,为之尝尽酸苦以致其义;情好恶善,为之琢磨人心以通其理。

故华锦布裳,朱弦洞址,所以绝其淫奢,救其深渊。是以君臣朝纲,尊卑薄厚之序,下及平庶车舆,冠巾广厦之分。是曰:事有变易,物有更迭。而天尊人杰,道德所然。  

苟财之为经,若者必惑;苟恶之为理,若者必迷;怠色之为道,若者必堕;偏信之为德,若者必暗。故道德享,则两得之矣;一之於情性,则两失之矣。

大享之经,始于武陵,源从黄老,发扬于道,德教于民。合诚大义,与民兴盛,以事国运。享经可重,丰蕴可识。道经德经,道学之本。大享真经,道德之享用也!享经之道德观,唯秉于心,方能为人尊,实宏志哉!

 

《大享经》全国书法展览评审现场(言恭达、王继安、黄正明、衡正安、吕书庆、方波、邱世鸿、陈克年、石延平、田耕之、龚炤名、龚德平)

 

成玄英,唐代杰出道学家,通儒学经典,尤重文字训诂学,对老庄之学颇有研究,致力于文理注疏,继承和发挥了“重玄”之道,成为唐初道教哲学思想的一大主流。成玄英著述有《周易流演》《度人经注疏》《道德经开题序诀义疏》《道德真经义疏》《道德经注》《庄子疏》等等,大多亡佚于宋末元初,仅有《南华真经疏》、《妙享疏》(见下文)传世。

玄者深远之义,亦是不滞之名。有无二心,徼妙两观,源乎一道,同出异名。异名一道,谓之深远。深远之玄,理归无滞。既不滞有,亦不滞无。二俱不滞,故谓之玄。

物存世,皆有道。色之道令人目明;音之道令人耳聪;味之道令人舌爽;纵横四海之道,令人心狂;荣华富贵之道,令人心放。是以圣人得其道,故布于众,世人乃得妙享。

宠辱不惊,得人间大享。何谓?宠之道,自古以固存,道非有非无,于世有所求,故为享世。得享若惊,自本自根,则失享亦惊。何享可不惊,在于享众人之享,享永恒之享。世人所以有大患者,为人有身,身有享,及享无身,所以有患。故享当能分,一人悟小享,分于众人享,以身为天下,分享于天下,爱人而身为天下先,若可分享,则晓天下。

视之不见,视道于心;听之不闻,听道于心;搏之不得,搏道于心。何此三者不可致诘,混而无形,众人不解,万物不明。是故须共享。共享则于上皦,于下不昧。

言有小同,义有大异。坤坤兮,享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形之形,无相之相,是谓享道。迎之不见享首,随之不见享尾。执天之道,以御今古;成地之德,以驭往来。享本自古始,谓道纪,谓德律,善恶两忘,刑名双遣。古之为道者,微妙玄通,需妙而成之,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曰:明兮若夏之阳,恍兮若冬之雪。

享故成海,独涉之为细流,众涉之为百川;享故成山,分填之为尘埃,共享之为群峦。享存于天地,以存天地之德,人享其道,分享、独享为根,众享、共享为本,是以能成妙享,享天地之妙,享人间之妙。故能顺一中之道,处真常之德,虚夷任物,与世推迁。

 

湖南常德“重二公”龚氏一支,开启“瓒、瑚、琏、琼”四门之大雅

 

李靖,隋末唐初文武兼备的著名军事家,为唐王朝的建立发展立下了赫赫战功,南平萧铣、辅公祏,北灭东突厥,西破吐谷浑。李靖著有《李靖六军镜》等多部兵书,现在大都已经失传,后人编辑了《唐太宗李卫公问对》,所以其《道享论》才得以部分流传下来:

老子之哲学,与众皆不同,世人视物,以其表为之论,而不知其内为何如。道经揭天道,见其本,故常能以柔克刚,以少博众,使竞者胜。此为老子,三日不读,舌本闲强。

然道经深奥,常人不能通其意,是以不得其法也。老子上下五千言,内含寰宇运行之真理,天地万物之常律,却精简之至,世人如无妙方,实晦涩难懂,勉为其难也。而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世人试以享经开解道经之真义,终悟老子之道德。

享经乃世之瑰宝,其所述顺天道,应地理,更以十步之享,概以万物生长之规律。享之价值在于用,释道经德经之经典,见老子庄子之伟岸。若享之道,比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此道经德经之延续,亦老子庄子之大享。道乃万物之本源,能解人之不惑,而享经授之以法,故能事半功倍。老子以无为行有为之功,以无欲替有欲之思,授众人知天地乃万物之父母,本是无名之道,孕育天地,有名之道,滋养众生万物。享经续老子之道,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以人为杰,终归于享,此为享经之精髓也。

人也,万物之灵,必有其道,方能立足于世,正所谓道常无为而无以为。以享经之法,立而不改,锲而不舍,行而不屈,使人追其梦,逐其志。是以无享,则无众人处世之方,何以立业,何以成事?以享经之法,解道经之义,方使人道享通融。此享经之道法自然也。

玄奘,俗称唐僧,译作有《大般若经》《心经》《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等。玄奘亲历了110个国家的山川、地邑、物产、习俗,其取经事迹为《西游记》的创作原型。玄奘被誉为中外文化交流的杰出使者,其爱国及护法精神,被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世界和平的使者。玄奘的思想与精神,是中国、亚洲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大唐西域记》、《大乘佛享论》(见下文)皆为玄奘口述,门人笔受编集而成。

佛陀经东土,普度众世顽,传道业无际,功德自在心。佛者,乃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也,蕴至高无尚之信仰。世人得之,以补内心之空灵,却悟佛学之妙觉。佛陀以其经文,授其佛道,使人超脱苦难,化解烦恼,更以无穷之智慧,致劣徒识善恶,入至妙法门。

佛陀曰:烦恼皆菩提。佛经解惑,教人常怀敬畏之心,以狂妄自大为耻,正与享经合。人生种种,生老病死,皆是福缘机遇。佛之精髓,乃享经之源头,佛之信仰,乃享经之智信。

享经之道,蕴含人杰之观念,遵循天地之法则,倡以绝妙之十享。佛经机缘无至,信无如加罪业,不如让其远离。享经所为者,诫人寻梦为人尊,而知大志之止境,宇宙之无垠。佛经诫人随遇而安,安贫乐道,以此为人生之超凡所在。享经之不同,正是大享之奥妙,乃大智慧,大解脱,大自在。

夫佛享之道,起于共源,殊途同归。使众生明悟至理,葆空灵而宠辱不惊,嗟得失而淡泊名利。佛道以寡欲之修为,成无念佛祖境界,享道以执念之妙法,成天地人杰鸿志。

世人曲解佛之要义,是不知佛法深奥,岂能以数篇经文所概述?佛陀苦寻普世之法,却无果而终,佛法难能遍传于世。三身三境唯识宗,纬世真道佛经成,以佛论享,制恶见论,自在人心。当守戒缁门,正信正见,阐扬遗法。大乘佛法菩萨,渡化众生。

惠能大师,唐代高僧,中国禅宗六祖,得五祖弘忍传授衣钵,继承东山法脉并建立了南宗,弘化于岭南,对边区以及海外文化,具有一定启迪和影响,同时也得到皇室的尊重和供养,屡次迎请惠能进宫建寺造塔。在滑台大云寺无遮大会后,通过南北是非辩论,惠能奠定了曹溪禅在禅宗的地位。在惠能入灭一百年后,禅者已非曹溪不足以谈禅。据说惠能不会写字,不会读经,但其《禅享经》(见下文)流传甚广,故有后人假托惠能所作之嫌疑。

方便道,必有数悉焉,有不净焉。胜道之行,在于心持稳,在于行持变。安可得禅之道?是以退矣,进矣,住矣,而不一状。有进司契,有退司彻,有住司机。如吾在日一种,一时端坐。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但能寂静,即是大道。

古之善为禅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唯求法作佛。夫唯识之,可为禅观,德音远播。观分两名,为分析,为稳定。分析山之为高,水之为深,月之为皎,星之为明,观白佛衣,是此为观。观万物原为空,空之道是为禅之根,而后修观空之止,专一与空义。

致空极守静笃,得善不善,毁誉不动。万物并空,禅以观复。夫物芸芸各有其归,归根曰静,曰虚,是谓本原;大乘有止,显与隐皆观止,小乘有止,息息无止。不知止,妄作观。止之容,容便观,观便易,易便全,全便天,天有道,道唯禅,禅道不观止。

观者无同,心生识积,观悲观慧,心求悲慧,然悲慧非所观,自识转成体。何为是?众生求之,共成悲慧。悲慧识,万生共享,享亦云云。独识之,转个别之体,共识之,以转个别之体。个别之道,为悲道,为慧道,不可语,心止参。参悲识,参慧识,得自成意识,流布于众生,众生心参悟,悲慧成共识。然非人人皆是禅,何以共此识?需享之。享于一人,为分享,享于众人,为共享。生于心中,为独享,传于众生,为众享。

观慧,观悲,皆为有物焉。时需观无常,观无我。无常为心之解,无我为物之释。心与我无形,所得之识,自为独自之识,亦为本原道。此道混成,先天地生,后参人悟。此观自心起,寂兮寥兮,深兮邃兮。道独立不改,禅者参悟,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先,为众人先。此独之识道,何以永恒,吾不知永恒之劫,知永恒之诀。识之曰道。识识之名曰成。成后享,享后远,远后不变。故道大、识大、天大、地大,禅者大,众生大,享道亦大。

为人说法,不失本宗。举三科法门,动三十六对,出没即离,莫离于性相。若问法,出语尽双,皆取法对,来去相因,二法尽除,更无去处。

禅道无亲,正法眼藏,见性成佛,直指人心,常与人享,如入禅定,直指心传。

《国际日报》以一个整版隆重报道“道学经典”《大享经》盛世绽放

 

唐代著名山水田园派诗人孟浩然,一生中创作的诗歌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多描写山水田园和隐居逸兴以及羁旅行役的心情,其中虽不无愤世嫉俗之词,但更多的是诗人的自我表现。如果说孟浩然《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气势磅礴,那么其旅游诗《善卷善德观》也同样格调浑成:“千年枉山立,无人探其幽。忽有仙人来,千岩竞其秀。万载枉水迈,静默吐其沤。骤翻蛟龙起,万壑争相流。山高神仙往,水深神龙游。善卷善徳观,享经享宫授。”

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韩愈,提出文道合一、气盛言宜、务去陈言、文从字顺等理论,对后人的写作很有指导意义,著有《韩昌黎集》、《礼享说》(见下文)等。

夫君子之途,以礼修身,习圣贤之书,遵孔孟之道。华夏千年,儒家之思想,淀于世代炎黄子孙。操其行,控其思,非德行无以服众,非礼道无以成事。纵岁月流转,朝代轮换,其精不破,其髓不败。若民族之图腾,缚万民之躯体,净东土之灵魂。

儒者,实为大享也。何为大享?以天为父,教养众生;以地为母,滋育浮世;以人为子,望其龙凤,此为享也,天道显德归于礼,儒术经纬通以享。以大享之观,纵读儒道,方能释其不明,解其不惑。

此有据三:享经得天地之道,观世代更替,九洲之法则,与儒道通合,治历代百姓安居,国运昌盛,此为一;自儒道主政,理布衣之信仰,享经践行,持大夫之鸿鹄。使博爱存于心内,仁义礼智规人之行,是以君子之德,此为二;享经令常人知贵贱,方能以十步之法,破荆斩棘,寻人杰之路。以无形无觉,育人归享,使人知难而进,永思进取,此为三。享经释儒,乃众人之智慧结晶,华夏文明之延续,若不明之,岂不憾哉?

享经贯通于儒道,是以不学享,不通儒。所谓闻礼而知耻,明德而知丑,故师者授徒,必先曰学礼乎?古师者以礼为先,方传之以学识,是以礼享归儒,众德归享。世人始知,不学礼,无以立。享者,使人知礼,善辩对错,以小博大,集圣贤之思,汇炎黄之智,以家学一脉,传承至今,谓之以奇。

扬享经之所由,犹获儒学之所用也。礼之用,享为贵。以享之观视五常,始梦之端,聚礼于独享。以享之法释儒道,知大道无形,大享无停,以致五德荫万世,享泽天下苍生。

唐代高僧宣鉴,俗姓周,少出家,精究律学,贯通性相诸经,常讲《金刚经》,人称周金刚,后皈依禅宗,嗣澧州龙潭崇信,亲侍逾三十年,武宗时返俗,宣宗时复为僧,懿宗咸通初,应邀住朗州,从学者众,又称德山和尚,在德山乾明寺期间著有《佛享经》如下:

佛之道,非常道;佛之法,论诸生。有戒天地和,无戒万物扰。故常无欲以求定,常有欲则未可清净。天下皆知慧之重,未能明慧之本。

戒自众生起,定由百物生。戒成则定明,定明则慧发。然则慧之外物,莫过天道,莫过地德,戒之外物,则成于心,论于道,启于德,发于定,而后成于享。

天有道,人方可慧,地存德,人方可定。人之存者,因有戒道方不乱。戒何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是以众生放其心,弃其享,乃得佛之妙。

一切因缘生,复因缘灭,似若存,不可违其道。违之者何?吾不论其失,唯得共享之道也。人皆有私念,未可全净,立于世间,不得越雷池,如针毡之感,所求莫过小享,享清风之起,亦享清风之灭;享帆动之隐,亦享帆动之显。小享不能得其宗,清风若失,帆若不动,则享未可成也。是以须成大享。

享无明,享行识,享名色,享六处,享触受,享爱生,享老死,享娶有。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缘起之道,享复成享,成妙享,成德享,成道享。

大乘之义,在于般若性空。万物皆因缘起,又因缘灭,虚而不实,幻而不真,无物可得永恒,物物又皆可得永恒,自性虽空,妙享则因缘无非,是以永恒。

世间实相,慧心参悟。涅槃常乐之境,非复梦幻。何得至境,在于享享。不独享,不可定,不共享,不可永,不梦享,不可成,不妙享,不可慧,不道享,不可明,不德享,不可显。弗或为过,抑持天道,持佛理,持因缘,持心经,持涅槃之术,方谓享享。

凤凰不死,是为重生。享空享性,是为享之根。绵绵若存,因缘不论。若得享享,则无起生,无死灭,无定动之别,无慧聪之区。

无虚幻,能空性乎?专气致空,能无享乎。是故佛之定乃独享,佛之慧乃共享。独享慧慧,共享妙妙,是为佛享。

常德德山乾明寺,位于德山最高峰——孤峰岭下的德山东麓孤峰公园内,山下沅水和枉水环绕,俯瞰西洞庭湖平原,风光绝佳。德山乾明寺始建于唐初咸通元年,朗州刺史薛廷望奉敕重修,请禅学大师宣鉴为住持,唐宰相裴休题“古德禅院”匾额。

 

龚氏家庙——福建省光泽县牛田村愈公故里(全球百万龚氏后人最向往的故乡)

 

唐代诗人刘禹锡,被贬郎州(今湖南常德)后,在《享道宫》遗址触景生情,挥毫题咏,写下了著名诗篇《文景三英》:高祖论三杰,韩萧共张良;嗣位传文景,盛世三英强。泱泱过秦论,贾谊少年狂;滔滔上书疏,晁错削藩亡。绵绵大享经,龚淳学宫扬;享道宫中悟,道德经里藏。三杰汉室立,三英国运昌;道行千年久,德被万世长。”

在唐代诗坛上,以刘禹锡、白居易为代表的唱和诗创作,可谓风靡一时,并称“刘白”。白居易晚年笃信佛教,号香山居士,为僧如满之弟子,曾作《文景三英杰》与刘禹锡唱和:“文景三英杰,贾晁共龚淳。过秦贾谊论,削藩晁错刑。三英辅汉室,大享立国尊。道行千年久,德被万世深。”在唱和中,两人的文学创作亦呈现出互相效仿、互相学习的痕迹。

最新新闻报道:首届《大享经》全国书法展览评审揭晓

2016 年11月4日,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南京随园书社、湖南道德大享历史文化研究院、长沙晚晴山房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荘典国际生物医药集团、广州大享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组织书界专家学者,对首届《大享经》全国书法展览的投稿作品进行了评审。按照严谨科学的操作流程和评审规程,经过初评、复评和终评三个环节,认真对待投稿者的每件作品,共评出特等奖2名,优秀创作奖30名。

 

龚德平与龚炤名在《大享经》全国书法展览评审现场

 

言恭达、王继安、黄正明、衡正安、吕书庆、方波、邱世鸿、陈克年、石延平、田耕之、龚炤名、龚德平等专家学者参加了评审。《书法报》樊利杰、《书法导报》王国强、《美术报》蔡树农、《中国书画报》朱同等资深媒体人作为媒体监审,全程参与了评审活动。

经过严格评审,首届《大享经》全国书法展览获奖作者名单如下:

特奖者(2名): 叶满宇(内蒙古呼和浩特)、何升明(广西钦州)。

优秀创作奖(30名):张红军(河南)、刘孝龙(北京昌平)、程晓海(黑龙江鸡西)、周锟(山西太原)、赵华斌(河北沧县)、王卓(河南南阳)、赵恩(浙江武义)、庞科成(广东佛山)、肖启富(湖北石首)、周继东(山东临邑)、陈伟(北京西城区)、赵宏武(江苏宝应)、黄勇骏(山东临邑)、秦朋(河南镇平)、张新(河北秦皇岛)、崔涛(河南郑州)、余军(上海崇明)、崔双胜(甘肃定西)、陆成荣(江苏响水)、王伟阳(福建泉州)、郑树明(山东寿光)、周继中(安徽含山)、周正文(江西丰城)、詹贤信(广东广州)、梁正文(重庆南川)、陈永立(河北无极)、黄永康(四川宜宾)、李德荷(江苏南京)、靳奉月(辽宁锦州)、刘广文(广东广州)。

(正文已结束)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热点评论:纯阳子吕洞宾《道德大享经》源自《大享经》

已有10条评论